快捷搜索:  上海九龙  as  美女  交警    曝光广州  名称  美食

承认吧,这就是中国最没存在感的省份

作家刘亮程在《一个人的村庄》里写道:“许多年之后你再看,骑快马飞奔的人和坐在牛背上慢悠悠赶路的人,一样老态龙钟回到村庄里,他们衰老的速度是一样的。时间才不管谁跑得多快多慢呢。”

对人和对地域,时间都是公平的。谁又知道下一个走红和腾飞的省份是哪一个呢?

从人潮汹涌的北京乘坐高铁出发,最快只要一个小时出头,就能到达河北省的省会石家庄。

长久以来,这座城市能被人记住的元素,除了不太符合省会身份的名字,大概就是高居全国前列的雾霾浓度了。可在2010年以后,随着一张专辑发布,越来越多的文艺青年开始留意起这座不起眼的工业城市。

人民商场、八角柜台、师大附中、药厂……逐一打卡这些城市的角落,就像是一场朝圣,而这一切,都源于一支常驻石家庄的摇滚乐队“万能青年旅店”,和他们传唱度最高的一首歌: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》。石家庄的名字,随着这首歌一起,在无数人的耳机里响起,反复循环,继而被深深铭记。

不经意间,石家庄也跻身中国摇滚之都。而在这背后,是这座城市乃至整个河北省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、无人问津的无奈。

展开中国地图,这种没有存在感的省份占据了很大一部分面积。当北上广深、新一线、国家中心城市等名字轮番轰炸我们的眼睛和耳朵时,还有很多人在报出家乡的名字之前,就已经预感到对方迷茫的眼神。

热门省份的人常常抱怨慕名而来的外乡人太多,但他们永远不懂,自己的家乡不为人知是一种怎样的忧伤。

雾霾笼罩石家庄火车站站台,笼罩即将离开的人们。

河北vs山西

我们存在感高低,取决于和北京的距离

说起省份存在感低,河北人先有一肚子苦水要吐。

明明环绕着北京和天津两大直辖市,偏偏进出京津的人们永远记不起脚下踩过的这块土地叫河北。其实,河北作为一个省份形象模糊,恰恰和北京天津的存在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密云、昌平、大兴,虽然从这些郊区向首都北京的中心进发,还要跋山涉水,但当地居民的身份证号码开头,毕竟是金灿灿的“110”,彰显着北京人的身份。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,时间向前推六十年,这些可都是河北的地盘?

1956年,隶属于河北省通县专区的昌平率先划归北京市管辖,两年后,原本归河北省管辖的大兴和密云也相继划入北京。1967年,彼时的河北省省会天津更是直接变成了直辖市。

伴随京津扩张,河北“日渐消瘦”,省内的各个城市对于河北这一概念的认同感也高不起来。唐山喜欢跟在北京天津身后,合称“京津唐”,张家口也乘着冬奥会的东风和北京亲近,夹在北京天津中间的廊坊作为北京的“睡城”,更是盼着哪一天被哪个直辖市收编。

反观作为省城的“国际庄”偏居河北西部,辐射范围远远达不到整个河北省。

河北廊坊燕郊,很多北京的上班族住在这里,每天两地奔波。/ 中新网

不过,要是河北都觉得没有存在感,隔壁的山西只能更委屈了。

提到山西,你会想到哪些事物?小煤窑,煤老板,刀削面,碰上有点文化的,可能还会说出壶口瀑布和平遥古城。那么最近几年山西都因为什么进入你的视线呢?想来想去,也许只剩下官场地震了。

不算东部也不算西部,不靠边境也没有多民族的风情,经济不发达但还没垫底,人口也没有多到外出务工大省的地步,山西几乎占全了小透明省份的各个特质。如果河北人还在纠结隔壁的北京太耀眼,那山西无时无刻不在感慨自己离北京太遥远。

当然,相比于和东边的河北比惨,山西人更羡慕的是西边的陕西。因为在普通话水平普遍不高的广大南方地区,你和别人念出“山西”两字时,对方很大概率会会心一笑:

“我去过你们省,兵马俑和羊肉泡馍对不对!”

山西陕西傻傻分不清。

甘肃vs宁夏

我们真的不是遍地黄沙

很多时候,省份存在感低并不是省内没有突出的城市,而恰恰是省城太亮眼,弱化了省份的概念,比如武汉之于湖北,成都之于四川,兰州之于甘肃。

也许是从低苦艾乐队那首《兰州兰州》开始,这座被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,也有了网红属性。正宗兰州拉面,黄河上的中山桥,民谣里的一支兰州烟,再加上独自矗立在大西北的兰州大学,整个城市有一种粗粝悲凉的美感。

黄河边的兰州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